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服务热线:0433-2753305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创业App > 行业资讯
  • 拜登当选,对硅谷是件好事吗?


    发布时间:2020-11-19   浏览次数: 89 次

  •   H-1B、反垄断、Section 230:一文了解拜登的科技政策观点。

      ——

      文|杜晨 编辑|Vicky Xiao

      在一次具有极高争议性的美国总统大选过后,民主党参选人拜登目前选票领先,可能成为第46任总统。不过,现任总统川普和其所属的共和党认为选举存在舞弊,并发起了法律挑战,在一些关键州要求重新计票。

      硅谷也在继续关注着形势的变化。因为不管怎样,这次大选的结果都将对整个美国科技行业带来很大的变化。对于 H-1B 工作签证,双方的纲领基本背道而驰;而对于大型科技企业 (big tech),两边都认为科技企业已经长得太大,考虑将他们拆分。

      如果拜登真的成为下一任美国总统,对硅谷,对在科技企业从业的自己来说,是件好事吗?这是很多硅谷人士都关心的问题。今天,就让大家带你一文看尽拜登的科技政策纲领,对你可能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更多H-1B,让美国科技业重归伟大

      H-1B 大家应该不陌生了,是美国科技企业最依赖的签证。据统计,美国科技行业里计算机、数学和工程类员工中60%为外国出生,而 H-1B 是最重度使用的签证种类。

      川普在任期间曾经提出过“买美国货雇美国人”的口号,也一直在对签证申请流程横加各种干预,导致 H-1B 批准数量大幅减少。今年川普甚至还想要完全暂停2020年新 H-1B 的发放,还好被法院阻止了。

      作为民主党政客和奥巴马班子的副总统,拜登对移民,对科技业继续使用 H-1B 吸纳优秀人才到美国的支撑态度无需置疑。

      在一次面向亚裔群体的网上集会活动上,拜登赞赏 H-1B 签证持有者对美国做出的贡献,并表示如果自己当选的话,将在就任的前100天内撤回前任的政策。

      “(完全叫停 H-1B 发放)这样的事情不会在我的政府里发生。”拜登表示。

      拜登在 H-1B 上的政策纲领,对于中印人士可能会比较有利。他在竞选官网上表示,将会扩大每年的签证发放数量,并且消除基于国籍的签证配额,避免“不可接受的漫长等待时间”。

      一个典型的中国赴美科技员工,从毕业、入职到获得永久居民身份的时间可能长达10年,中间各种艰难险阻——至少拜登的签证政策能够让等待的时间缩短一点。

      

      值得注意的是,拜登并非想要对 H-1B 彻底大开门。他的竞选官网上也指出,高技术人士临时签证不应该被过度使用,导致企业宁可雇佣外国人也不愿意雇佣已经在美国境内的人士(包括美国人)。

      拜登另一条有可能会对 H-1B 人士不利的政策,在于他支撑基于家庭团聚的移民申请。他认为,和工作(为建设美国做出贡献)相比,家庭团聚同样重要。如果拜登当选并实行对于家庭团聚更有利的移民政策,大量非持证移民家庭的移民申请可能会挤占其他种类移民申请的行政资源。

      Section 230: 让社交媒体失去保护伞?

      说来可能让很多人不敢相信,但拜登和川普在一个非常关键的政策方面是有共识的:废除Section 230。

      Section 230 是美国《通讯规范法》的第230条,可以理解为社交媒体的保护伞。它的核心有两点:一是无论用户在社交网络平台上发什么东西,企业都可以免责;二是如果这些企业想要封号、删帖,尺度如何等等,它们都有权自行定夺。

      川普和拜登在这里有个分歧:让川普受不了的是第二点,他认为 Twitter 等社交网络一直在打击保守派(特别是大选出结果这几天,他的推文绝大多数都被 Twitter 打了“事实核查”标);而拜登对第一点有意见,他认为当下的社交网络企业对于平台上的虚假信息和仇恨言论,打击的不及时,力度不够。

      “Section 230 应该被废除,马上废除。” 拜登在和《纽约时报》编委会对话时曾表示,“对于扎克伯格 (脸书) 和其他的平台,他们明知道是虚假信息,却仍然允许传播。”

      拜登认为在打击虚假信息和仇恨言论等方面,美国需要设立新的标准去管理社交平台,严格程度甚至可以参照欧盟关于数据隐私的 GDPR 条例。

      

      科技企业对于 Section 230 的利用,也确实超出了通讯规范法当年问世时的设计目的。当有人在电话里说了什么犯了法,电话企业确实不应该被牵涉责任。但在今天,社交网络一方面确实明知虚假或仇恨内容泛滥,却不作为;另一方面自己当裁判,封杀政客言论的做法,也确实令人对它们所掌握的权力感到惊讶。

      10月底,扎克伯格接受国会质询,出乎意料地表示了对废除 Section 230 的支撑。但在硅谷,其他企业并不希翼废除这一法条,特别是那些规模更小、非社交媒体但具有信息发布平台属性的企业,比如 Yelp 等——它们受到的影响可能更大。

      反对势力则认为,废除 Section 230 是对言论自由的一种变相打击。就像版权领域的 DMCA(数字千年版权法),本来是为了保护权利所有人,结果现在已经被过度使用,成了版权流氓打击内容创编辑的武器,严重影响了网络内容生态的正常发展。

      总的来说,如果拜登当选,他可能会将废除 Section 230 当作科技政策方面的关键任务之一。

      他这样做也会有额外效果,就是讨好一部分同样反感 Section 230 的保守派人士。

      反垄断:GOOGLE别想躲开官司

      上个月底,美国政府通过起诉GOOGLE,向硅谷科技行业发起了多年以来最重磅的一次反垄断挑战。目前拜登还没有对这起诉讼表达观点,不过业界专家普遍认为,就算印象中对硅谷更有亲和力的拜登就任总统,这项起诉也不会简单中止。

      司法部指出,GOOGLE作为互联网的“看门人”,在搜索和搜索广告方面获得了垄断地位,影响了这些领域的公平竞争,通过和其他大企业签订排他协议(比如苹果 iOS 默认搜索引擎),损害了用户的利益。

      目前拜登还没有对这起诉讼表达观点,不过业界专家普遍认为,就算印象中对硅谷更有亲和力的拜登就任总统,这项起诉也不会简单中止。和 Section 230 的话题类似,虽然出于不同看法和目的,民主党和共和党在对科技企业加强监管上面是有共识的。

      在去年和今年,本次大选的造势和初选阶段,伊丽莎白沃伦等多位民主党前参选人都曾以反垄断为名,表示过拆分大企业的想法。在国会层面,民主党议员对于拆分(或者至少加强监管去制衡)大企业的呼声也比共和党议员更高。

      总体上来看,无论在川普还是拜登的领导下,对硅谷发起更多反垄断挑战,都会成为美国政府接下来四年里的重要任务。

      只是在拜登治下,不知道这些行动会不会浮于表面,毕竟他的竞选班子里也有不少来自苹果等企业的前硅谷高层人士——当然,如果真的如此的话,对于硅谷科技企业,和在这里工作的各位朋友来说,那也算是个好消息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